当年《诛仙》第一部的成功在于什么?

《诛仙》里,田不易对于小凡堕入魔道之事历来不放在心,他始终觉得小凡没错,临死之前,还将小凡重新收于门下(当然他也从未将小凡逐出),这是“恕”;兽神被玲珑镇压却不恨反爱,这是“恕”,临死,他和玲珑相拥,含笑而亡,这也是“恕”;雪琪杀了田不易,田不易说不怪她,是“恕”;道玄成魔伤天害理,不易欲杀其而自杀,称其救世之举有恩于天下,是“恕”;幻月洞府中,被小凡间接杀死的万剑一对其含笑夸奖,指引其拿起诛仙剑,也是“恕”。在传统的武侠中,像金庸梁羽生等大师的作品,家国之“仇”似乎从没间断过,而且一直是贯穿整个作品,作为重点被着重描述的,至少也是不可忽视的。这和《仙剑奇侠传》有些类似。当然我也不是全盘否认,我自己也非常敬佩郭靖他们的民族大义,也知道杨过所要的是神仙眷侣,洒脱无忧。在其遗体前跪了一天一夜,最后还是叩头念声师傅,愿其安息。可以说,诛仙通篇都是“情”!这种因为对一个已逝去人的“情”而引领出全本内容的作品,我是第一回见。全书主线就是小凡为了救碧瑶,各处奔走引出无数故事,还有就是雪琪和小凡的各种纠葛。 总而言之,《诛仙》的成功,在于全书说“情”,而不是“仇”;说“恕”,而不是“恨”。《仙剑》一系收获无数粉丝,当年李逍遥的《仙一》红遍南北,积累了很高人气。 比如射雕中的蒙古金国和宋,天龙八部中的辽和宋,这是国之“仇”。而是日思夜想天南海北到处奔波寻找救碧瑶之法。诛仙趁着天时地利,一炮而红也是想得通的。(辅之讲以“恕”) 不过也许是因为《诛仙》是作为仙侠而非传统武侠的缘故。 还有,当他重伤被天音寺所救,得知当年屠灭草庙村凶手乃普智。 感觉这些人物从来就没有自由过,报仇一直是人生的主旋律,不管是国仇还是家仇。。我也说过了,这也许是《诛仙》作为仙侠所以有此不同。所以《诛仙》横空出世,其飘逸灵动的仙气勾起无数人的仙剑情怀,这也是它成功的原因。 再来说说“恕”。 又比如笑傲,倚天等中的杀父杀母杀兄杀弟杀媳妇,这是家之“仇”。而这么些年,却从来没有一部书籍,能将仙侠之情发挥淋漓尽致。但是,在这些传统武侠中,“仇”这一字始终占有比较重要的地位,不可忽视。毕竟游戏电视剧和纯粹的书籍相比,在情感表达想象空间这些方面,无疑是后者完胜。 有碧瑶小凡之爱情,有田不易小凡之师徒情,有雪琪小凡之虐恋情,有惊羽曾书书对小凡的兄弟情。 可以说,从头至尾,《诛仙》对于“仇”之一字,笔墨甚少。小凡惊羽全村被灭,你何时见到两人成天对此不共戴天之仇念念不忘?你何时见到两人说过要拼命修习,找到杀人凶手除之后快? 小凡一生挚爱碧瑶死于道玄之手,自己恩师田不易也死于道玄之手,但你何时见小凡心心念念要杀上青云,手刃道玄要整个天下陪葬?这一点,在他羽翼未丰道法不强时未曾有过,在他习了天书五卷后也没有过。我觉得萧鼎是有意识地淡化了“仇”,而着重于“情”。 反观《诛仙》,你很少见到“仇”。而以一“情”字贯穿


Powered by 彩霸王论坛手机站738822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