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秦扫灭六国到秦灭只有十五年,国家灭亡时这支曾统一天下的强大军团哪里去了、表现如何?

此回答献给第一个关注我的人 @李可感谢你的鼓励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

首先要明确一个问题,因为秦朝时实行征兵制,绝大多数情况下士兵和农民本为同一批人在不同时期的不同身份而已,所以并不存在一个成规模的常备军意义上的秦军,与其说秦军骁勇善战,不如说是秦人悍勇无匹。秦军的衰落和强大军团的消亡,可以算是两个问题。

单纯从国家军事机器的整体运转上来看。秦军的衰落最主要的原因我认为是秦朝自耗民力,自竭兵源,秦朝实行的是劳役兵役合一的制度,秦律明文规定,男子满17岁必须到国家机关登记(称为“傅籍”),承担服兵役的义务,直到60岁。凡到傅籍年龄者一律服兵役二年,一年在本郡,一年在京师或边疆,称为正卒。每年还必须在本郡县服役一个月,主要是修城、筑路、运送军需等军事性劳役,称为更卒。其中需要说明的是,一般情况下,服兵役的男丁占壮年男丁的一半左右,另一半在家务农,但是由于秦朝后期多次大规模用兵,实际上征兵并未坚持按制度行事,更为糟糕的是,即使在统一战争结束之后,秦政府依然无限制地役使未服兵役的农民(实际上还是秦军的预备兵),光是建造骊山陵,修筑长城加上南戍五岭至少也在100万之多。而且此期间的刑罚制定执行严苛程度远远超过之前。比如《史记.陈涉世家》中记载“陈胜吴广与九百闾左同赴渔阳戍边,至大泽乡,因雨受阻,失期当斩….”但出土的战国晚期《睡虎地秦墓竹简.徭律》(此史料可信度应高于史记)中记载:“ 御中發徵,乏弗行,貲二甲。失期三日到五日,誶;六日到旬,貲一盾;過旬,貲一甲。其得(也),及詣。水雨,除興。”可见徭役征发误期在战国晚期,了不起就是斥责和罚没甲盾,因雨延误还可以免罚,可是到秦二世时期,已经是众所皆知的死刑,更不用说服徭役的待遇差别了。

秦朝服役的劳工常年在300万以上,非正常死亡率基本不会少于百分之十五。非正常的大量劳工的死亡和轻罪重刑的惩罚制度实际上造成的是秦军兵源的枯竭,直接导致秦军恢复力的减弱(一方面可用的兵源少了,另一方面逃脱服兵役的人多了)。这种影响要远远大于有形的军事单位的损失,动摇了秦军战斗力的根本,这也使得在秦末农民战争中秦朝军队往往一经折损,很难快速恢复,和战国时期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从军事机器的心脏——军队(就是提问者所谓的“强大军团”)的存续去向上来看,其实这个在各种历史文献中还算说得比较清楚,之前的回答其实已经提到了不少,根据我自己读书的体会,还原一下原貌。

帝国军队主要是中央军是地方军两大序列,上文的引用中其实已经提到,地方军主要是由各地郡县征集并负责当地守备,县尉领军,以更卒为主体。从服役时间来推断,总体规模不会很大,实际发挥作用也不大,不是本文讨论的重点。

中央军也由各个郡县征发,即是上文所提及的正卒。但是中央军的装备现已可以确定是由国家统一配发并有一定制式(因兵种门类有所不同),有专门的兵器制造作坊工匠和保存仓库,兵器装备的生产和保管由宰相直接负责,工艺生产水平和产量在当时的世界首屈一指(虽然战国时期秦军并不以装备精良见重),兵种分工科学合理,士气更是因为二十等爵军功制的存在而一贯保持在高水平,在秦末战乱前,可以说是久经战阵,训练有素。中央军主要有四大主力,其中关中军团以旧秦国军队为基础,是帝国军队真正的精英(也有学者认为正卒专指这只军队)。另外三支军队根据其特点,姑且分别命名为长城军团,骊山军团,岭南军团。这几只军团(尤其是关中军团)的命运决定着帝国的命运。

以下的纪年按照秦朝历法,秦历每年第一个月是十月,依次排下来十一月、十二月、一月一直到最后一个月九月,因此十二月实际上是在九月前,故特此说明,避免误解。

首先,岭南军团的去向,之前的答主说得很清楚了,岭南军团的统帅从屠雎到赵佗战绩都并不算太出彩,这只军队平定岭南地区后,即在当地驻扎。后来在秦末战乱时,封锁了五岭边界,没有参与和影响中原战事。需要说明的是,第一,这只军队的数量不可能达到50万,史记没有明确记载这只军队的数量,50万的来源是《淮南子》,钱穆认为此书一向酷爱信口开河,严谨性可疑。就岭南的战略地位而言,皇帝陛下砸下五十万的军队实在有点天方夜谭(想想看当年伐楚出六十万军队皇帝陛下就心疼的要死),如今历史学界大多采信十万左右的数字。估计将军队,移民,徭役,运输的人数加在一起可能有五十万。第二,这只军队的素质应当为四大主力最差,因其主要是以步兵(材官)和水兵(楼船士)为主,几乎没有骑兵和车兵,所面对的对手主要是岭南的部落酋长的武装力量,但战绩却乏善可陈。第三,这只军队之所以在秦末战乱时选择独立,并非一开始就是对帝国政府不怀忠心,而欲独立,很可能是因为紧靠岭南的东南地区原为楚国故地,在秦末动乱时为反叛最为严重剧烈的地区,而岭南军团权衡两方实力而不愿受东南地区叛乱波及,危及自身,故在战略上作出了自保的决定。

长城军团的去向,长城军团是帝国北方边境的勇士长城,秦末战乱前沿长城布防以抗匈奴,平心而论,除开关中军团,长城军团实为帝国最精锐的部队,所部多有骑马控弦之士,相当一部分军队也是以老秦国军队为基础并且久经战阵。数量在最多时据史记记载达三十万,秦末战乱时在二十万上下。长城军团战绩显赫,始皇帝三十二年,蒙恬率三十万大军北伐匈奴不到一年的时间击退匈奴七百多里,夺取匈奴内蒙古河套地区,屯兵于榆林。此时离秦末战乱还不到四年。

秦末动乱发生后,长城军团第二任统帅王离(即王翦之孙)奉命领军南下平叛,长城军渡过黄河进入雁门关太原地区,后主要在燕赵旧地作战,先是在赵国叛将李良的配合下攻灭了武臣的赵国政权,后赵歇在齐国支持下重建赵国,长城军团的对手变成齐赵联军。公元前208年九月,长城军团一部分人秘密南渡黄河,与濮阳骊山军团联合,于定陶击败楚军,并杀死将军项梁。不过这已经是长城军团最后的辉煌了。

次年,长城军团围困齐赵联军与巨鹿,眼看骊山援军即将赶来,巨鹿破城在即,未料到项羽抢先一步破釜沉舟渡过漳河,切断了长城军团与骊山军团的联系,并在巨鹿城下给予师老兵疲的长城军团致命一击,最终主帅王离被俘虏,两位副帅一位战死,一位自杀,长城军团大部覆没,余部溃散。长城军团没落的最主要原因,在于缺少真正的帅才(比起蒙恬还有自己的爷爷,父亲,王离只能算是庸才)和运气不好(在当时任谁也想不到会杀出项羽这么一个二愣子)。

骊山军团的去向,骊山军团是秦末战乱中新建的军团,数量大概在二十万上下,主帅是章邯。骊山军团取得了帝国平乱战争的最大胜利,也一手造就了平叛战争的最大失败,真可谓功首罪魁非两人,遗臭流芳本一身。

骊山军团于秦二世二年初编成,主体是关中地区的农民以及骊山刑徒,武器装备直接取自武库,骊山军团的编成由关中军团直接监督,可能也有一部分为关中军团成员,尽管史记记载骊山军团都是骊山刑徒,但是综合秦朝当时的实际情况及后来的研究成果,全部为骊山刑徒的可能性不大,骊山军团于二世二年初同关中军团击溃周章军并杀周章,继而出关于十二月攻陷张楚首都陈县,并消灭陈胜军主力,陈胜于城父被车夫所杀。再之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骊山军团要一鼓作气,进入旧魏国地区,攻克魏国首都临济,平定魏国地区的叛乱,击败增援魏国的齐楚联军,杀死魏王田儋,二世二年九月,骊山军团会和长城军团于定陶击败楚军,杀死项梁,取得了平叛的最大胜利。

二世三年初,骊山军团几乎扑灭了黄河南岸的所有叛军,并渡过黄河,攻占旧赵国首都邯郸并围困赵王于巨鹿。骊山军团本准备配合长城军团围点打援,消灭六国援军。遗憾的是在巨鹿之战的最关键时刻,骊山军团未能顶住项羽军的猛攻而溃退,直接导致长城军团腹背受敌,粮道被断,最终造成了巨鹿之战的惨败。之后章邯统帅骊山军团退守安阳,至七月份,由于畏惧赵高迫害,章邯与骊山军团二十万人投降项羽。在新安,项羽坑杀二十万秦军,骊山军团彻底走入历史。

关中军团的去向,关中军团是秦军之精锐,也是秦帝国最后的屏障。关中军团留下的资料不多且比较隐晦。但并不影响我们还原他的原貌。根据秦律,关中军团分为三个不同的部分:

1.郎中令军为皇帝的亲卫军官团,由九卿之一的郎中令统领,最多不会超过数千人,往往由帝国出身良好且政治忠诚的贵族中经过严格选拔而来,也是皇帝的后备武官库,实际上和常备军区别不大,负责皇宫内警卫及皇帝陛下的私人安全,类似于后来拿破仑的老近卫军一样的存在。当然和历史上的近卫军一样,这样显赫的位置和重要的权力一旦运用不当,也使其往往难以避免卷入血腥的宫廷角力之中,尤其当郎中令是赵高的时候。

2.卫尉军为皇宫保卫部队,准确来说负责皇宫宫门守备进出及咸阳都城宫门的防务,可类比后来的各种御林军和禁军。卫尉军由九卿之一的卫尉统领,卫尉的职能相当于后来的九门提督。卫尉军由旧秦帝国核心郡县选拔而来,数量不会少于一万人。

3.中尉军为内史(京师)地区的卫戍部队,由九卿之一的中尉统帅,中尉军于上面两只军队不同,中尉军是货真价实的担负野战任务的部队,同时中尉军还要负责内史地区防务和各个官署的守备监视等职责,中尉军从内史地区征召,人数应该不会少于五万人。

之前的回答中,有提到戏之战,其实参战的主力不可能仅仅是骊山军团,否则很难想象若没有一只稳定可靠的武装力量,如何有效组织和武装几十万的刑徒和农民,而不至于引起骚乱。很难想象刑徒大军在面对起义军时不会再次上演周灭商牧野之战的经典一幕,须知秦末之刑徒,实不会比商末之奴隶处境好太多。甚至有学者认为戏之战是由中尉军独立完成,骊山军团只是完成战役后期的追击溃敌的任务。但现在一般认为,对抗车骑千余,步卒十几万的起义军,是由中尉军和骊山军团联合实现的。

之后,在二世三年八月,刘邦率军进入关中地区,秦王子婴刺杀赵高并执政,派遣中尉军于峣关阻击刘邦,被刘邦所击败,最后子婴投降刘邦,关中军团几乎没有怎么作战便放下了武器。

说点题外话,大部分我国专家和英国bbc记录频道目前都认为秦始皇兵马俑的原型就是关中军团,只不过究竟是中尉军还是郎中令军存在争议。科学网—专家称秦兵马俑按秦始皇近臣侍卫原型仿制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后来司马迁的史记中记述引用贾谊《过秦论》中所言:“向使婴有庸主之才,仅得中佐,山东虽乱,秦之地可全而有,宗庙之祀未当绝也。”司马迁本身也赞同这样的观点,当时的子婴控有八百里物阜民丰的关中平原,同时关东战乱几乎没有波及关中。关中军团虽遭受打击但影响并不大(当然在峣关之战的失败本身就是子婴的军事决策失误),应该说如果此时子婴审时度势,调度得当,保全关中地区维持秦在旧秦国的势力并非太难。而且后来的事实冷酷地证明了,秦汉交替的时代,是入主关中者得天下的时代;控制着关中平原并进而继承帝国的政治,军事和物质遗产的势力,才是今后的天下之主。

关中军团虽作为一军事建制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关中军团的将士们,并未就此走向历史,他们将以另外一种方式保持自己作为最后秦军的尊严——在楚汉战争中对项羽的复仇。

项羽虽然击败秦军中央军主力之二,但因为其坑杀士卒,纵火咸阳,劫掠关中,以至于失尽三秦父老之人心,之后他放弃经营关中,而以一副胸无大志富贵还乡之态定都于彭城,更是致命的战略失误。反过来,刘邦通过约法三章尽得关中人心,之后韩信进攻关中,对抗早已经因为抛弃袍泽投靠项羽而让三秦父老所不齿的章邯等人自然轻而易举,刘邦之后以旧秦国的关中地区作为自己的根基,彻底继承了帝国的政治,物质和军事遗产,至此,项羽的败亡已经指日可期了。期间关中军团的将士们先是在投降后被刘邦接管,后又被项羽配属给三秦军队(即雍国,塞国和翟国),最后重新成为汉军的一部分。

楚汉战争后期,基本上对项羽能造成威胁的军队,都多多少少和原来秦帝国军团(主要是幸存的关中军团)将士脱不了干系。刘邦因为楚军骑兵骁勇,在彭城一战被打得落荒而逃,便考虑挑选其军中善骑兵者担任骑兵将领以对抗楚国的骑兵,众人推举的就是担任过关中军团旧秦骑士的李必、骆甲两人,认为他们熟悉骑兵,可以担任骑兵将军。不过因为李必、骆甲两人因自己为秦朝旧将,于是请求刘邦任命一名信任的将领为主将,刘邦便拜灌婴为中大夫,令李必、骆甲为左右校尉辅佐灌婴,后来一起率领骑兵迎击楚国骑兵于荥阳东方,结果获得大胜。

再之后,灌婴又带领骑兵侧击楚军后方,断绝其补给粮道,数次击破项羽部将,灌婴作为刘邦的头号猛将,不可忽略其中关中军团将士的支持。

项羽之死也是如此。因杀死项羽而封侯的5人中,除了他的同乡吕马童,本来是章邯的郎中骑将以外,有据可查的人中,至少有两人为原来关中军团的将士,分别是杨喜,秦帝国内史华阴人,旧秦军郎中骑,汉七年封为赤泉侯,另一个是杨武,秦帝国内史下邽县人,汉八年因功封为吴防侯。

仅此两例,已经可以想见刘邦的汉军从将军到士兵,已经由于旧秦帝国的将士的加入,产生了不可忽略的变化。

《诗经.国风.秦风》有云:“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如果放眼从秦王朝建立到秦帝国覆亡的整个历史时期,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所谓强大秦军的战斗力的根本在于有功必赏的政治制度,高昂的士气和质朴的袍泽之情,也离不开贤君名将的天才发挥。秦军的战斗力若在同时期的世界比较,估计与马略改革后的罗马军团也不相伯仲,秦人一向也以自身尚武之风笑傲六国。在战国时期,军事政治,良将劲卒,这两个致命的天平几乎还可以保持平衡。但帝国立国后高度集权的法家政体使得战争机器的运转对君主个人政治素质和领军将领的军事素质的依赖太大,以至于皇帝逝去,再无雄师,五年前的战无不胜,到五年后的灰飞烟灭,历史往往如此,剧情的演绎出乎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参考书目及引用文献:

钱穆:《秦汉史》三联书店2005年版

张晋藩 :《中国法制通史》(十卷本)1999-1-1版

吕思勉: 《吕著中国通史》华东师范大学2005年12月版

《睡虎地秦墓竹简及译文》古诗文网

来源于维基百科的词条和《史记》和《诗经》的一部分摘录,就不一一列举了

----------------------------------------------------1月24日修改斜体字说明


Powered by 彩霸王论坛手机站738822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