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叉岭熊山君,寅将军,特处士的原型是谁?

比如这篇文

  在描写这几个妖怪时,《西游记》的作者用了一种特殊的手法,术语叫“谐隐故事”。这种故事有一定套路:先设计一个情节,让妖怪出现,他们会通过形象、语言暗示自己的本相,到最后(如天明)真相大白。读者边看边猜测妖怪的来历,获得一种逐渐揭秘的快感。

  “十八公”的典故,出自《艺文类聚》中晋人张勃的《吴录》。三国时吴人丁固梦见肚子上长出一株松树,对人说:“‘松’字可拆为‘十八公’三字。过十八年我应当被封为公。”后来果然做了三公之一的司徒。

这种渊源古老的妖怪,相关研究肯定很多

  荆棘岭的四个树精就更有文化了。他们自称“十八公”、“孤直公”、“凌空子”和“拂云叟”。四人将唐僧摄到“木仙庵”里,吟诗作对。孙悟空最后揭开谜底:十八公是松树精,孤直公是柏树精,凌空子是桧树精,拂云叟是竹子精。单就这四个名字,都透着浓浓的学问。

  桧树精号“凌空子”,是因苏轼曾作《王复秀才所居双桧二首》:“凛然相对敢相欺,直干凌云未要奇。”

寅将军、特处士出自《太平广记》,原本讲的就是一个唐朝的故事:大中年间,有一秀才名叫宁茵。一天晚上,宁茵正在院子里吟诗,忽听有人敲门,来人自称是“桃林斑特处士”,两人就谈论起学问来。宁茵一听,这人学问虽然很大,但不知怎的,句句离不开牛。这时又有人敲门,此人相貌威严,身形刚猛,自称“南山斑寅将军”。他学问也很大,可是句句离不开老虎。三人下了一会儿棋,喝了一会儿酒。宁茵拿出一盘鹿肉请大家吃。斑寅将军大吃大嚼,斑特处士在边上看着。宁茵问:“你怎么不吃?”斑特处士说:“我牙齿不好,嚼不动肉。”三人酒醉酣迷。次日一早,斑特处士和斑寅将军消失得无影无踪,门外只剩一堆牛蹄印和虎蹄印。宁茵大吃一惊,在附近寻觅,发现废园里趴着一头浑身酒气的老牛,老虎早就钻进了山林。宁茵立即卷铺盖走人,再也没有回来。

  到了《西游记》里,寅将军和特处士只是名号前少了个“斑”字,就性情大变开了荤,唐僧的两个随从被他们剖腹剜心生吃干净。但这几位妖怪,依然保留着唐朝高士妖怪的血统。寅将军问两人:“二公连日如何?”熊山君说:“唯守素耳。”“守素”,意为保持平生的素志。如此文绉绉的问答,正显出他们是从古书上抄来的妖怪。

  杜甫的《严郑公宅同咏竹》,有“但令无剪伐,会见拂云长”之语,因而竹精号“拂云叟”。

巩州三怪,一个叫寅将军,一个叫特处士,一个叫熊山君。

  “孤直公”之名则出自李白的《古风三十二首》:“松柏本孤直,难为桃李颜。”


Powered by 彩霸王论坛手机站738822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