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天蚕土豆的方式写《三体》?

“可惜啊!你这样罕见的斗帝,原本有升维的潜质,却为了区区人类来杀我。”三体执政官冷笑。

空间在他们身旁极速流过,白洞渐渐呈现出弧形,行星和黑洞在三体执政官的眼睛里迅速变小。罗辑竟然把最后的力量都用在了飞行上,他带着三体执政官到达了银心黑洞的底部,这是连光线都无法到达的地方。在这里“降维”的概念已经开始出现,能量变得极其稀薄,量子密度也低到了极致。斗帝的极限也不过如此。

这个仍未醒来的世界,不知道自己已被当做豪赌的筹码,放到了斗气宇宙的赌桌上。

他们的战场从地月系去往木星,然后是海王星,最后离开了太阳系去往银河系中心。各大文明前来观战的监视器具根本不敢靠近这个空域,量子纠缠系统在这个割裂空间的空域里完全没作用,之前进入这个空域的监视器具全都失去联络,莫名其妙地自毁。银河系中心变成了黑洞那样的神秘空间。

“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这样的存在第一次开始有了一点欲望,它想毁灭那只蝼蚁。

“看来你还不太懂斗帝的事,在我们的世界里,王与王的战斗,最终只能靠刀刀见血!”罗辑在刹那间突破了光速。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更高的纬度里或许经历了一次宇宙的破灭与重生,但在地球上只过去了三天,罗辑睁开了双眼,他很疲惫,似乎看到了未来。

“你这样卑微的垃圾!怎敢跟我同样高贵?”罗辑发出狂怒的吼叫,冲向三体执政官!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弄死你,就是脑海中老是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不弄死你,在将来你的后代里会有一个叫程心的 杂种来坏我事。”罗辑自言自语。

此处建议搭配BGM-《BLAZE》泽野弘之效果更佳

他们还没有触及四维,一个强大的绝招已经被释放,领域极速扩张,把几十光年之内的星球都笼罩在其中,那是极寒的领域,领域中的物质,连带着时间都迅速地凝结。

“我知道智子就在身边,但你们对人类的呼唤从不理睬,无言是最大的轻蔑,我们忍受这种轻蔑已经两个世纪了,现在,如果你们愿意,可以继续保持沉默,我只给你们三十秒钟时间。”罗辑向着三体世界说道。

三体执政官面露凝重之色。把脱水秘法催动到了极致。

旧的王者永远不会允许新的王者活在这个世界上,这是铁则。

这一日,半步斗帝罗辑突破斗帝境界。然后,他面对着东方的晨光,开始了太阳系人族文明和三体魔族文明的最后对决。“人族斗帝罗辑,斗胆请三体执政官赴死!"

“所有逆命者,都将被灼热的矛,贯穿在地狱的最深处!”他用最后的力量发出咆哮,双拳猛地击打在三体执政官的胸口,无力地坠向黑洞的最深处。

罗辑身后的飞剑四散而出,围绕着太阳的轨道各自寻找到了自己相应的位置,随后他怀中的青莲日心火爆射而出,向太阳飞去。罗辑引爆了太阳,飞剑绽放了耀眼的光芒,飞剑的光芒和氦闪的光芒在可见光和其他高频波段发生了夺目的闪烁,飞剑的位置蕴含着宇宙间的第一大道——黑暗森林法则。也只有万古岁月中第一位通过黑暗森林大道证道斗帝的罗辑可以摆下如此恐怖的阵法。

罗辑向前一步,智子所化的虚影刹那间消散如烟,紧接着三体首席执政官,脱水斗帝竟然踏破虚空,出现在了月球之上,空间裂缝洞开,浩浩荡荡的三体舰队从中鱼贯而出,布满了整个太阳系,随着脱水大帝的指令向地球发起了攻击。

有几次他们接近大气层,在被大气覆盖的臭氧上以光速掠过,沿途的气体全部崩裂,滔天的狂浪在他们离去之后几秒钟才到达最高处。原本有些街区还亮着灯,但他们只是目光所至,高能粒子流扫荡过去,就让所有的电闸跳闸。

“可”

要知道斗气宇宙广阔无边,不入斗帝终为蝼蚁,而只有拥有斗帝的文明才能在这大千宇宙中获得一席之地,得到真正的认可。每一位斗帝放眼整个宇宙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请下去。"那男人又说,罗辑读出了他们目光中的含义∶没有救世的能力不是你的错,但给世界以希望后又打碎它则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恶。是啊,他罗辑早已不是当初半步斗帝的巅峰面壁者了,冬眠秘境,水滴决战以后,他已经是个没有斗气的废物了。“可恶,若不是,若不是该死的智子,我罗家少主,怎么会落到今天这番地步。”罗辑双拳紧握,只好起身下车,他的乾坤袋随后被扔了出来,灵舟启动时他跟着跑了几步,想再听听那首歌,但《山楂树》很快就消失在冰冷的雨夜中。“面壁者,你背把铁锹干什么?”灵舟开动时有人探出头问。“为自己挖墓。"罗辑淡然一笑,这引起了车里的一阵哄笑,没人知道他说的是真话,也没人知道这把铁锹曾是太阳系大陆曾经名动一时的神器--天阶斗器,玄重锹!雨仍在下着,罗辑背起乾坤袋向前走去。路越来越难走,湿透的鞋子踏在地上咕咕作响,没有曾经的斗气护体,连斗气化翼都已经做不到了,他的气海之中,斗气还在不断减少,被一个不可名状的事物所吸收,他在泥泞中滑倒了好几次,身上沾满了泥,只好把玄重锹取出来当拐杖,前方只能看到一片雨雾,但他知道自己的大方向是没有错的。在雨夜中步行了一个小时后,罗辑来到了诸神墓地。墓地的一半已经被埋在沙下。他在一排排墓碑间寻找着,略过了那些豪华的大碑,只看那些简朴的小墓碑上的碑文。 终于他找到了,“红岸斗圣叶文洁之墓”! 罗辑瞳孔一缩,美目中闪过一丝复杂。 叶文洁!曾经的斗圣强者,太阳系大陆的巅峰强者!eto殿曾经的殿主,一手电波至尊拳臻至化境,罗辑的师傅,也是罗辑沦落到这般地步的罪魁祸首,她在死前往罗辑的气海中打入了整个斗气世界的无上法,《黑暗森林密典》!罗辑一直未能参透,却一直用斗气温养,直到今天。 罗辑感到很累,就在叶文洁的墓旁坐了下来,但他很快在夜雨的寒冷中颤抖起来,于是他拄着玄重锹站了起来,在叶文洁的墓旁开始挖自己的墓穴。他挖得很吃力,只能干一会儿休息一会儿,夜就在不知不觉中流逝着。 后半夜雨停了,后来云层也开始散开,露出了部分星空。这是罗辑来到这个时代以后看到过的最明亮的星星,二百一十年前的那个黄昏,就在这里,他和叶文洁一起面对着同一片星空。 现在他只看到星星和墓碑,但这却是最能象征永恒的两样东西。 三体魔族侵略在即,与他齐名的三位斗圣面壁者已然陨落。 水滴一战,宗师丁仪率先赴死,却也无能为力,整个太阳系大陆的脊梁随着丁仪的死去而崩塌。万幸还有星舰斗圣章北海,兵出险招,为太阳系大陆的人族留下一丝火种,却也自爆气海尸骨无存。斗气世界,强者为尊,弱肉强食,如今只剩下他,罗辑,曾经的面壁者,曾经的半步斗帝,只有他还有资格为太阳系大陆的人族扛起一片天。罗辑觉得很累,气海中的黑暗森林密典,还在不断的吞噬他的斗气,斗气已经被吸干了,他能感觉到,现在它正在吸收他的生命力,他撑不了多久了,只能背水一战,当黑暗森林密典吸干罗辑生命力的时候,就是他参悟成功之时。罗辑苦笑着摇了摇头,倒在了地上。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在初露的晨曦中,诸神墓场清晰起来,从躺着的角度看周围的墓碑,罗辑感到自己仿佛置身于上古的巨石阵中,太阳系人族万代惊才艳艳之辈埋在此处,此刻他们与他同在。他的牙齿在身体的剧烈颤抖中格格作响,他的身体像一根油尽的灯芯,在自己燃烧自己。 他知道,现在是时候了!

冲天的斗气从罗辑身上迸发而出,残破的身躯修复一新,人族的最后一位斗帝,出世。

不过是一个眨眼之间,三体舰队,全灭。

更新一下,爽了你们,我爽一下,满足一下我的夙愿。

“数据库中没有记载相关信息,很抱歉我无法解答您的问题。”MOSS机械地回答。

“这是你为人类支付的代价!”三体执政官觉得自己仿佛斗帝的仲裁者。

某种类似纳米机器的超级细胞还在修补他的身体,但类似的细胞也在修补脱水斗帝的身体,三体执政官所受的伤远没有他严重。

宇宙的深处,一种浩瀚无边的存在缓缓的睁开了眼,它没有形体,没有边界,甚至没有维度,仿佛似一种玄奥的道理,一切的理论,一切的知识蕴藏其中,寻常的斗圣哪怕看它一眼都会被其中蕴藏的伟大所震慑,成为疯子。哪怕斗帝也只是有资格聆听。

“是神吗?是神啊!”人群里有个圆鼓鼓的小胖子指着天空高呼。

它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要降临了,虽然听不到声音,但能感受到那可怕的威势。它下意识地仰头眺望,六道并行的死线划破了空间,笔直地向着它的头顶坠落。空间在坍塌,黑暗森林法则作为斗气宇宙间最顶尖的大道,比起三体执政官所领悟的脱水法则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也就是罗辑刚刚掌握,修为不稳才给了三体执政官可趁之机,现在罗辑以降维为代价和黑暗森林法则结合,作为有史以来第一位参透黑暗森林法则成为的斗帝,他有资格化身大道。

三体执政官警觉地看着这个青年斗帝,手中的斗气凝结成刃,却不敢逼近。

光芒的闪烁信号在高维上形成了一个坐标图,向整个宇宙发送了地球世界与三体世界在宇宙中的相对位置,太阳变成了银河系中的一座灯塔,向宇宙中所有拥有斗帝的文明告示着又一位斗帝横空出世,同时这也是一封发往三体世界的决死战书,邀请全宇宙观战的战书,大道之争,不死不休。

“竖子,尔敢!罗辑你不要欺人太甚,我敬你突破斗帝,年少英才,可不是怕了你。”

整个亚洲舰队都冲到窗口眺望,密集的闪电撕裂云层,那显然是巨大的能量反应。剧烈的电磁干扰让所有的监控设备都失去了效果,就像是太阳爆发时的情形,这时没有任何人能够监测云层之外发生的事。太空中的卫星也做不到,因为所有的卫星都与地球失去联系了,这是高能粒子流和大气碰撞导致的,云层之外的东西向着宇宙和地面辐射释放惊人的未知能量。

它并不畏惧黑洞的底部的虚无。而罗辑已经绝不可能有力量离开黑洞了,三体执政官抓着罗辑的脖子。

“三体舰队立刻返航,不得越过奥尔特星云。”

“真是世界末日啊!”张召忠喃喃道,“三体人的舰队来得这么快吗,人类休矣。”

从人类开始记录历史以来,可能再没有过这样灿烂的决战。

浓密的斗气忽然破碎,双方如流星般碰撞在一起,然后弹开,各自退开一光年。

“见鬼……这是什么状况?”联合国委员会的主席冲到天台边,死死地盯着那片发光的云层,“元素分布彻底紊乱了!什么东西能这样干扰自然元素分布?”

更新一些,19年2月16日。

三体执政官悬浮在黑洞之中,不解地看着这个疯狂的青年,未能理解这最后一搏的用意。

罗辑的瞳孔渐渐黯淡。

罗辑扶着叶文洁的墓碑想站起来,但碑上一个移动的小黑点引起了他的注意。在这个季节的这个时间,蚂蚁应该很少出现了,但那确实是一只蚂蚁,它在碑上攀爬着,同两个世纪前的那个同类一样,被碑文吸引了,专心致志地探索着那纵横交错的神秘沟槽。看着它,罗辑的心最后一次在痛苦中痉挛,这次,是为地球上所有的生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他对蚂蚁说。 罗辑艰难地站了起来,在虚弱的颤抖中,他只有扶着墓碑才能站住。他腾岀一只手来,整理了一下自己满是泥浆的湿衣服和蓬乱的头发,随后摸索着,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一个金属管状物,散发出微弱的热量。这竟是太阳系大陆最后一朵异火,青莲日心火!罗辑负手而立,最后的生命力和气海中的黑暗森林密典融合在了一起,脑海中开始跑马灯一般回忆起过去的种种景象,曾经的年少轻狂,太阳系大陆的第一天才,最年轻的斗圣强者,叶文洁老师语重心长的教导,当选面壁者,却一朝斗气散尽,从半步斗帝沦落到大斗师都不如,受尽冷眼嘲笑,就连最爱的女人都不能保住,眼睁睁看着她永堕寒冰之中,她叫什么名字呢?她叫什么名字呢?!我怎么已经开始记不起来了?她叫什么名字啊!!快给我想起来!罗辑眼中黯然落寞缅怀追忆皆有。那一年背负那女子上斩魔台,一样是大雨天气,一样是撑伞。世人不知这位斗圣当年被叶文洁所误,玄重锹被折并不算什么,只剩斗师境界也不算什么,这都不是罗辑境界大跌的根由,哪怕在营养仓里被困二百年,罗辑也不曾走出那个自己的画地为牢。原本与世已是无敌,与己又当如何。罗辑想起她冰封时的容颜,当时她已说不出一个字,可今日想来,不就是那不悔两字吗?!终于!他想起了这个名字!她叫史强!罗辑走到冰冻的湖面上,身后是一如他与中山装女子场景的撑伞男女。她被一剑洞穿心胸时,曾惨白笑天不生你罗辑,很无趣呢罗辑大声道:“剑来!”太阳系大陆所有剑士的数亿佩剑一齐出鞘,向诸神墓地飞来。三体魔族各式千亿柄水滴剑一概出鞘,浩浩荡荡飞向叶文洁的墓碑。两拔飞剑。遮天蔽日。

“他们是人类而已,蝼蚁一样的人类,可是你不一样,你是伟大的斗帝,你和我同样高贵。你有活下去的价值。”三体执政官嘴里说着甜言蜜语,却始终在寻找罗辑丧失警觉的刹那。

这就是王与王之间的死战,无所不用其极。

对地面上的人来说,这场决战只是天空中的阵阵雷霆,闪电一而再再而三地照亮了乌云间的空隙,像是有闪光的龙在乌云之间穿梭,喷吐着雷电。

天谴降临!无从逃避!

他回来了,带着他的千军万马,虽然最终不免孤军奋战。

罗辑冷笑一声,双手一挥,二向箔,死线,宇宙历史上的神器在十几秒钟内出现了完美的复制品。

死线笼罩了三体执政官,通红的矛贯穿了他的身躯,造成了爆炸撕裂的伤害,它费尽心机获得的斗帝身躯在这样的打击之下还是碎裂了,颈椎一节节炸开,坚韧的肌肉撕裂,磅礴的大力带着它坠向黑洞最深处。三体执政官发出了绝望的惨叫,但它的惨叫在十几秒钟内就结束了,死线带着它笔直地坠入银心黑洞的最深处。六支死线,掀起了巨大的时空波动,几个月后,这一轮波动会到达太阳系。

氦闪的爆炸将要席卷太阳系,却被诡异的控制在拉格朗日点之内, 恐怖的气浪在地球的大气层外乖乖的停下了步伐,仿佛被定格了一般。斗帝之威竟恐怖如斯。

对于罗辑和脱水大帝来说,每一次碰撞都是夸克的乱流,超高温和超低温的高速粒子流交替着割裂空间,也割伤决战的双方,他们在三维中钻出巨大的空洞,很快又被周围涌来的真空零点能填满,每一次攻击都有高能的真空衰变产生,这种衰变对他们而言也不好承受,斗气被干扰,各种可怕的幻象出现在脑海里,又立刻破灭。

他们落在了白洞上,金色的鲜血也滴落在白洞上,他们都跌跌撞撞地退后,吸入大量真空零点能,压迫伤口愈合。朴拙的二向箔碎成不到指甲盖大小的碎片,零落在真空中。罗辑缓缓地躺下,破碎的伤口中,数不清的孔洞在出血。

“执政官阁下,我刚才的话你没有听懂。”罗辑吐出满口的鲜血,“我说,你有完整的斗帝修为,却塞了一颗怯懦的心在里面。”

光线被凝结,时间都凝结,一瞬间就有斗气横扫过这片星域。

无数次的碰撞中,经常是以他被贯穿结束。只不过靠着异火优势,他不断地治愈伤口,然后再度冲上去。他的千军万马都被三体执政官抹杀了,在王与王的死战中,飞剑就太弱小了,果然像他自己预言的那样,最终只有孤身奋战。

“你是这样伟大的存在,我也是同样伟大的存在,在这个蝼蚁占据多数的世界上,我们为什么要彼此为敌呢?”他缓慢地围绕着罗辑转动,“这个宇宙很广大,我们可以分享它,我也需要盟友去对抗那些王,如果我的情报没错的话,迄今为止归零者斗帝,歌者斗帝对还对宇宙虎视眈眈。”

“也不光是为了人类的事。”这种时候罗辑竟然还能微笑,他看着漆黑的黑洞,笑得那么寒冷,“原本在我的剧本中那个女孩是要死的。但我修改了那个剧本,赐予她活下去的特权,这是我第一次为一个人修改剧本,因为她太愚蠢了,愚蠢得让人不愿她受伤害……但你竟然违抗我的旨意!剥夺了我赐予她的生命!你这卑贱的逆命之人!”

在罗辑恢复到可以再度作战的时候,三体执政官已经彻底恢复了,在那之前三体执政官可以杀他无数次。

他已经取得了胜利,不应该疏忽大意给罗辑以反击的机会,它只需寻找一个完美的机会,给罗辑致命的一击就好了。

“我将给三体星球装上五百万台行星发动机,三体世界流放五万光年之外,银河系的边疆。”

他来到一个程姓男子面前,一个响指,那个男子就在他眼前二维化了,显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地球之上,刚刚醒来的人类们都注意到了天空中的异常,乌云像是涡旋那样旋转,但炽烈的光几乎照透了乌云,云上似乎有火在燃烧。

“执政官,你根本不了解斗帝,斗帝的战斗,从来都是不死不休!”

“也许我们可以谈谈。”智子在三维层面展开了,隐约的出现了一个身影,那是三体首席执政官的斗帝虚影,仅仅是一个影子,惊人的气势便压得人喘不过气。

“这个建议很慷慨,把银河系的王座与我分享么?在我的记忆里执政官阁下可不是这么慷慨的啊。”罗辑微笑,“你的慷慨仅限于分给三体人水和工作,分给人类信仰和科技,然后在他们最高兴的时候,一把火烧死他们。”


Powered by 彩霸王论坛手机站738822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